设为首页      加入收藏      联系我们
  • 懒人原生焦点图效果
  • 懒人原生焦点图效果
  • 懒人原生焦点图效果
国内中小企业普遍反映税费负担重 近半利润上缴

国内中小企业普遍反映税费负担重 近半利润上缴

●“做梦都盼着减税!”

记者调查的几家中小企业反映,有相当于一半左右的利润缴了各种税费

李京生是一家包装制品公司的总经理。成立于1993年的这家民营小企业,从糊信封、做手提袋开始一点点奋斗,现在拥有员工60多人。

“我们是跟纸打交道的,如今这个行业的利润就跟纸一样薄。”李京生叹气说,每种颜色每令纸的印刷费收入已从上世纪90年代初的100元左右降至目前的15—18元,而纸张、油墨、人工的成本嗖嗖往上蹿,20年前每月花300元就能雇到一个不错的印刷工,现在印刷机长的月工资得开到8000—10000元,普通工人也要三四千元,足足涨了10倍多。“这样一来,挤压的只能是利润,我们现在净利润率不到5%。”

一年摸爬滚打下来,李京生的公司能赚120万元左右,但各种税费却数量不菲。他掐着指头一一道来:“17%的增值税,每年本应交50万—60万元,由于我这里安排了13名残疾人就业,每人每年能享受3.5万元的退税,因此只需交20万元左右;25%的企业所得税,每年12.5万元;城建税、教育费附加、车船税,每年5万—8万元;养老、医疗、失业、工伤、生育等社会保险费每年30万元。算下来,每年得交70万元税费,到手的净利润只有50万元,大约58%的利润缴了税费!”

“我们做梦都盼着减税!”李京生说,中小企业的实际税负往往比大企业还高。“比如,我们买纸张常常是根据订单情况零星采购,今天买几百张,过些天又买几百张,而大企业至少要够几吨才卖给你,并且要求交现金。于是,我们只能向小企业买纸,而他们一般没有增值税进项发票,无法用来抵扣成本,无形中我们的增值税就会多交20%。这种现象在加工型中小企业中比比皆是!”

传统行业的中小企业税负高,科技型中小企业的情况又如何呢?

江小华是一家生物化学技术公司的财务总监,这家拥有200名员工的民营小企业诞生于1991年,生产饲料添加剂和日化产品添加剂。说起企业,江小华满脸红光:“以前国内不能生产饲料添加剂,只能从欧美进口,价格奇高。自从有了我们这样一批企业,饲料添加剂的价格下降了2/3。别看我们只有这么点规模,但两大主打产品的市场份额在国内已跻身前三名,每年还有500吨产品打入欧美市场,是不折不扣的高新技术企业。”

然而,说起税负,江小华的眼神就略显黯淡。这家企业一年要缴纳200万元所得税、300万元增值税、50万元营业税、35万元流转税附加、15万元的印花税、契税,还有330万元左右的社会保险费。“这930多万元的税费约占公司税前利润的48%。幸亏我们是高新技术企业,享受15%的所得税优惠税率,如果没有这条,税费肯定超过利润的一半!”

“我们最希望国家的税收优惠政策能真正落到实处。”江小华说,按照国家规定,生产饲料中的大部分原料和预混合饲料、配合饲料、浓缩饲料等都是免税的,但在实际操作中,企业必须首先到饲料部门检测,1个品种交1000元检测费,20个就是2万元,约需一周到半个月,通过检测后还要到税务部门去审批。“从检测到批下来,一般要二三个月,北京快一点,也得一个月,有的地方甚至说:‘你先生产吧,我们这里下半年才批’。可是其间要按17%的税率缴增值税,这些产品的利润率也就是10%左右,这段时间我们究竟是做还是不做?”

“我不明白,这么简单的东西需要那么长时间来审批吗?况且由税务部门来批,他们是有收税任务的,能有积极性吗?”江小华很是不解。

●税费负担为何更重

利润微薄、税制结构不合理,征收方式难以灵活调整,遵从成本高,经营环境恶劣

中国社科院财贸所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坦言,目前我国中小企业要缴纳、承受6种税费或“隐性”负担:

——税,包括增值税、营业税、所得税等;

——费,包括教育费附加、水资源费、社会保险费等,据估算,通常交1元税,就要交0.5—0.7元的费。

——有关部门提供有偿服务收取的费用,比如集贸市场收的卫生费,这类收费有些定价不合理,但还不能不交;

——一些执法部门为了创收进行的罚款和摊派;

——一些执法部门吃拿卡要等腐败成本;

——为应对名目繁多的检查而付出的人员、时间成本等,即遵从成本。

中小企业协会会长李子彬日前对媒体表示,中小企业的实际税负已超过30%。

按说中小企业和大企业的适用税率基本相同,这些税费大企业也同样要交,为什么中小企业的负担更重?

首先,大企业多处于煤水电、“铁公基”等垄断行业,利润相对丰厚,而中小企业多处于竞争性领域,利润较为微薄。同样的税费占各自利润的比例,大企业要明显低于中小企业。“再加上我国税制结构不合理,增值税、营业税等流转税占税收比重超过60%。流转税不像所得税,由于对企业所得征税,能做到‘挣的少交的也少’,流转税对商品、劳务的销售额和营业收入征税,往往是‘挣的少交的不少’,这样一来,会导致中小企业与大企业相比,利润少,交税却不少,进一步加剧了其税负。”

其次,不少中小企业没有建立完备的账册体系,税务部门难以对其实行查账征收,往往实行核定征收,将实际销售收入按预先核定的应税所得率计算缴纳所得税,如果连销售收入都搞不清楚,就干脆采用直接核定所得税额的定额征收方式,比如集贸市场往往按柜台的延米数定额收税。“当经济增速放缓时,如果采用查账征收的方式,税收数量能相应减少,而中小企业多为核定征收,如果没有及时下调核定税率或定额,尽管一些企业的税负可能低于查账征收时的法定税负,但与过去比企业的税负会加重。”张斌说。

再次,中小企业的遵从成本与利润之比要高于大企业。“打个比方,大企业为了配合接受各种检查,要付出一定的人力物力成本,中小企业付出的这种遵从成本并不一定比大企业少。”张斌解释道。

●减税费还有空间

应完善税制结构,取消不合理收费,减少行政干预,让税费减负政策真正惠及中小企业

在减轻中小企业税费负担方面,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刘桓认为,近年来,有5项相关的政策措施颇具亮色:

——2008年1月1日起实行的新企业所得税法规定,小型微利企业减按20%的税率交纳企业所得税;

——2009年9月19日,《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的若干意见》提出,对小型微利企业,其所得减按50%计入应纳税所得额。2011年10月1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,又将此政策延长至2015年底并扩大范围;

——2009年1月1日起,将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的征收率统一降至3%;

——2011年10月2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,从2012年1月1日起,在部分地区和行业开展深化增值税制度改革试点,逐步将目前征收营业税的行业改为征收增值税;

——2011年11月1日起,上调增值税和营业税起征点。

不过,专家也认为,当前中小企业税费负担仍然偏重,减税费还有空间。

应当完善税制结构,坚决取消不合理收费。“发达国家税收以所得税为主体,2007年美国个人所得税、企业所得税、社会保障税占税收比重高达72.5%。增加所得税等直接税比重,有利于改变我国中小企业‘挣的少交的不少’的现状。”张斌说。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孙钢则表示,对中小企业的收费,常常是清理了一批,一些地方换个名义又冒出一批。“比如,今年以来一些地方开始收教育费地方附加,凡是交增值税、营业税等流转税的企业都要交2%的教育费地方附加。这些地方财政不是没有实力,为什么非要向企业伸手?”

当中小企业经营困难时,应及时下调其核定税率或定额。“对于用工达到一定标准的中小企业,还可以考虑在一定时期内豁免税收。”刘桓说。

改善中小企业经营环境,降低遵从成本。孙钢认为,政府有关部门应减少对中小企业的行政干预,避免增加其隐性负担。“对于实行核定征收方式的中小企业,可以考虑核定其销售收入的某一比例覆盖所有税费,并由一个税务机关统一征收。比如,规定中小企业所有要交的税费就是销售收入的5%,超出这个范围的可以不交,类似减轻农民负担的‘明白纸’。”张斌建议。

此外,还应合理设计税费优惠政策,真正惠及最大多数的中小企业。“比如,在上海部分行业试点将征收营业税改为征收增值税,增加最低为6%的税率,与原先5%的营业税相比,看似能减轻中小企业税负,但在实际运作中,中小企业的各种零星购买多无法取得增值税进项发票,不能抵扣成本,增值税率又比营业税率高1个百分点,没准一些企业还会因此而增加税负。再如,增值税起征点从月销售额2000—5000元提高至5000—20000元,可是月销售额2万元意味着平均每天的营业额才600多元,一个菜贩子一天的营业额都不止600元,这条政策惠及的中小企业能有多少?”江小华直言。

刘桓表示,根据有关规定,企业贷款利息可在税前抵扣,但仅限于基准利率产生的利息。“这样的规定已与形势脱节。时下中小企业如能幸运地得到贷款,其利息必定远远高于基准利率,应当按贷款实际利率给予全额抵扣。”刘桓说。

有专家指出,中小企业是创新的重要力量、就业的重要载体,要多放水养鱼,千万不要竭泽而渔。